李现:这是一场被围观的走红 丨凤凰网非常道
ʱ䣺 2019-09-11

  这是我们第四次近距离接触李现,之前在拍照现场、看片会和庆功宴上有过交流,这次则是《非常道》录制。

  再次见面,他依旧周到,采访间隙不忘记给主持人递上一瓶水;依旧对一切上心,采访结束后花了1个小时复盘自己的表现;依旧侃侃而谈,聊到表演时眼睛有光。

  采访结束,他换上条纹T恤,穿上裤衩和拖鞋,蹦蹦跶跶,那一刻熟悉的李现回来了,我们终于意识到,李现变化的是什么——

  在一言一行不断被放大的如今,爆火的“艺人李现”不那么自由:健身被拍、机场被堵、号码被贩卖……

  他的一切被围观,就连录制的那天,还有人跟车来到了现场,甚至蹲点,等到3个小时后,李现再次坐上车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那一年表演课堂上,还没迈进娱乐圈的李现,眼前第一次出现了三条不同的分岔路口。没有丝毫犹豫,他干脆地选择前者:“我当然想成为演员。”

  在最开始,李现把演员、艺人、明星清晰地划分为三种不同的身份。所以,刚入行的时候,他不愿意参与宣传,甚至也觉得不需要团队。

  如果我还是曾经那个只做演员的李现,我走的这条独木桥相对来说窄一点,而我现在把更多的选择放在了自己面前。

  平地起步,跌到几次谷底,又从谷底爬到顶端。在娱乐圈名利的迷雾里,反复被命运捉弄的李现,把自己比喻成“被动的棋子”,看透了成年人世界的“游戏”规则;但比起迷雾更具挑战的是,在充斥着毒蜘蛛、老虎豺狼的“森林”里,他是否会迷失掉自己走进去的初心。

  “李现一勾手,全是现女友”。从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播出至今,近2个月的时间,李现已经登上微博热搜69次,平均1天1次,跃升成为一线流量小生。

  不想被记者称为流量的他,一直想靠文艺作品证明实力和演技,但让他飞速成名的“韩商言”一角——没有靠表演方式攻下高评价的路人口碑,反倒是靠着老套的甜宠剧情,让他成为时下最当红的“现男友”。

  “否极泰来”,李现兴奋地用四个字宣告“9年终于熬出头了”。但,这和他最初的心理期待,有着极大的偏差。

  “李现是挺矛盾一人”,曾经有业内人士这样评价他——想做“有内涵有深度”的实力派演员,一心追求艺术,但往往不可得,所以不甘心。

  在李现心里,张震碰到王家卫那样的缘分,才称得上“有可得”。他渴望成为张震一样的文艺标杆演员,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自己的痕迹;也崇拜梁朝伟在《东成西就》中的表现,能把外貌、肢体、形象、演技,融合在一个角色里头,呈现给观众。

  在成为七月爆火“现男友”之前,李现没有、更不敢奢望这样的“选择权”。从2011年开始,他在采访里拿得出手、几次被提起的两部作品,都是老师或者朋友“送”给他的。

  一部是豆瓣评分8.5的《万箭穿心》,那个时候的李现还在上大学,在表演学院的学生里一眼望去,他有点黑、有点胖,根本算不上出挑。要不是他的大学老师直接在班上选角,又碰巧他会说湖北话,这个“馅饼”根本砸不到李现的身上。

  至于另一部让他小有名气的《河神》,也不过是靠着攒剧本的朋友介绍才得来的。那时候的李现片酬低、肯吃苦、又愿意配合,所以才拿到了这个机会。

  李现曾说过他想知道被大导演赏识的滋味,也想挖掘自己身上除了商业片外文艺的那一面。那时的他,空有不甘心,没有完全参透娱乐圈的吊诡之处在于——有时候演技不可以实现的东西,靠着“流量”就轻松了许多。

  因为一部台词、哭戏都被观众质疑的偶像剧,李现打开了流量明星的大门,多少让人觉得有几分“讽刺”。但是,在被千万流量裹挟的这一刻,李现享受着它带来的更大的剧本选择权,他有本钱地去选择能成为梁朝伟和Ryan Gosling的本子。

  一年前,没成为流量的李现不温不火。他可以穿着大裤衩四处闲逛,也愿意在社交网络上放飞自我,一边吐槽着“钱难挣,屎难吃”,一边时不时点赞日本前明日花,一时兴起说不定还会讲个内涵段子。

  那个时候的李现,身上有着真实的烟火气,仿佛私下里就能和你唠家常,没有太远的距离感。

  粉丝在机场和他要签名跑得急,李现会笑着调侃,“跑那么快干嘛?我又跑不了”;《南方有乔木》剧组工作人员回忆称,拍摄时聚餐,李现骑着自行车就来了,让他大吃一惊;就连李现身边的同事都忍不住爆料,有一次和李现去机场,没走多久他想起来没带身份证,二话没说,下车扫了辆共享单车就往家骑。

  电视剧播出后的一周内,李现的手机号、家庭住址和微信,就开始被黄牛贩卖;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健身房的空档,也会被私生饭、狗仔偷拍;更别提从幼儿园时期穿着红色针织衣的童年照、初中时期戴眼镜有些黑胖的非主流历史、和那些所谓的“绯闻”前女友...李现几乎被扒个底儿掉。

  营销号的曲解和夸大其词,让他明白“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”;强塞不断的工作和过度关注,让他已经回归不到平静的生活。

  他无法一一去解释,只能开始学会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,甚至就连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会时不时提醒他:“不要穿拖鞋和裤衩,稍微认真严肃一点,被别人拍到不太好。”

  所以,出现在我们镜头面前的“艺人”李现,只有足够小心翼翼,才能让自己的每个回答没有被外界断章取义的机会。

  “离作品近一点,离本人离生活远一点”。采访里,明知道这样的呼吁得不到多大成效,李现还是忍不住对着镜头感慨,“我觉得你们喜欢我,都是因为我曾经塑造的这些角色,我不希望我在未来的时候,因为这些东西的打扰,而失去了对于角色最开始、最本质的理解。”

  但和当年在表演课堂的他不同,即便深陷在这样的苦恼中,现在的李现也明白“喜不喜欢”和“需不需要”是两码事的道理。冲突与矛盾之间,自由一定是更重要的吗?

  “在地面上的时候,虽然你可以看到360度的世界,但你还是在地上;当你被弹射起来往上飞的时候,虽然只能按照一条路线飞行,却能看到更多东西。”

  如果说突如其来的关注和流量,还算是命运对李现敞开的惊喜;那么此前,命运接二连三将他推入“谷底”,就多了几分“戏谑”的意味。

  “逃课、叛逆、不听话”是老师对“理工男”李现的初印象。当年的他,确实把人生过得有些浑浑噩噩——“考一个大学就考一个大学,当个技师就当技师,搬砖就搬砖。”

  直到19岁那年,李现决定复读报考北京电影学院,才迎来人生的转折点。当时的他想法非常单纯,如果从事某一个职业,那么这辈子都是只干这一个职业;但是如果做演员,那就可以在半年的时间内里体会不同的人生。

  现在回忆起来,李现会感慨当演员似乎是冥冥之中的缘分。读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的时候,仿佛有一个信号在感召着他,让他去做一个可能适合自己的职业和事业,“整个人生生涯这么漫长,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变成自己的职业,是不是生命就没有这么痛苦?”

  一个喜欢逃课打球的差等生,摇身成为荆州考取北电表演系第一人。在当地突然小有名气的李现,进入大学后才知道,在表演专业里自己其实平平无奇。

  相比已经有《家有儿女》代表作的杨紫、张一山,那时的李现完全是班级“小透明”的存在。

  大学同学对李现最深的记忆点,不是他的出众,而是他的“异类”——大家一同出游,别人都到著名的景点观光,李现却喜欢自己打卡各地的大学。现在接受采访,杨紫还会打趣自己不记得和李现主持过校园晚会,对他的记忆就是班上的体育委员。

  直到李现被意外选中出演《万箭穿心》,才有了人生第一部代表作。在这部处女作中,李现给第一次拍戏的自己打了不及格。剧组人员回忆那个时候笨拙的李现,既不懂镜头站位、也说不对台词,一场戏来回拍了二十多条都过不了,惹得工作人员现场飙脏话,“操,行不行啊,妈的。”

  直到现在,要不是李现主动提起来,一眼相中他出演《恋曲1980》的导演梅峰,也根本回忆不起来他在当年那部电影里演过“小宝”。

  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部高口碑的出道作品,让李现知道了“一个好的演员应该是怎样的”,也让李现第一次尝到“有点名气”是什么滋味。当时李现返乡,当地的报纸还特地以《荆州“小宝”春节回母校拜年》为标题进行了报道。

  那个时候的李现,本以为借着第一部作品的口碑,可以慢慢打开自己的演艺之路。和大学同学聊天的时候,有人调侃李现应该是快到30岁,才能呈现出来比较有魅力的人格。当时有了《万箭穿心》代表作的他,根本不相信这个观点,他笃定自己在年轻的时候就能有所收获。

  毕业的那一年,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李现,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期。靠拍广告一两千的微薄收入,李现在北京东五环外租了个房子,过着紧巴巴的日子。

  曾经最穷的时候,李现银行卡余额只有三十二块八,少到ATM机都取不出来;打开冰箱就剩20个速冻水饺,舍不得一顿吃掉,只好中午晚上分着吃。

  在那段最难熬的时期,交不起房租的李现,甚至有过一两次放弃当演员的念头。但是,《万箭穿心》的高起点,又让他有着不甘的“虚荣心”:“我已经有豆瓣那么高分的作品,突然说不干了,那我干嘛呀?”

  上学的时候,李现被老师夸赞的唯一一个优点是“爱笑”。或许,在那个迷茫的节骨眼,李现就是靠着每天给自己“打鸡血”的乐观才硬撑下来了。

  到了现在快30岁的成熟年纪,对于价值观和世界的理解更加全面之后,李现再回忆起当初同学的调侃,他表现得很淡然:“其实真的是自己要对于生活的阅历,自己去看这个世界看的更多之后,才会达到一个很好的效果。”

  也许,李现内心真正恐惧的,不是从爆红跌回到不温不火,而是不会拍戏以及无戏可拍。

  刘德华曾经将演员分为两类——一类是天才型演员,例如周润发、梁朝伟;另一类则是好人型演员,需要不断努力,听取各方面的意见,提高演技,让大家觉得他好。

  以前,上大学打篮球赛的时候,李现所在的表演系输了,让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他立马重组战队,过关斩将,直到拿到奖杯才肯罢休。后来有记者采访他大学最难忘的事,李现毫不迟疑地说“篮球比赛拿了第一”。

  拍戏的时候,剧组工作人员随意和李现说了句“字不好看”,李现便反复在纸上写了上百遍,一边问自己“为什么写得那么丑?”一边控制自己,下笔不再犯之前的“错误”。

  其实,在多年前看《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》的时候,李现就第一次领悟到了锻炼心智的必要性。

  据身边的工作人员说,李现对身材近乎变态的自律并不是天生的。刚进公司的时候,有的人以为李现本来就不喜欢吃甜食和零食,但后来慢慢才发现,工作人员点奶茶的时候,李现有时会在一旁羡慕地看着,然后默默地吞口水。

  《南方有乔木》拍摄期间,剧组人员也发现,买晚餐的李现虽然会盯着橱窗里的红丝绒和黑森林蛋糕很久,可他最终还是只点了一份轻食沙拉。

  就这样,李现把很多难事“磨炼到像生活中拿筷子吃饭一样简单。”从减肥、健身、到看电影,他每做一件事情都会坚持很久,其中也包括了成为好演员的初心。

  拍戏努力这种事,是演员本身的义务。所以,在镜头面前,李现不太喜欢聊自己颈椎侧弯,腰肌劳损,骶髂关节错位,双半月板裂纹这些“小事儿”。为了拍剧把体脂减到只剩9%、20天的水下戏份被推进急诊室三次,这些都是身为演员的他应该做的。

  和李现合作过的导演,对他的印象几乎都是“很能吃苦”。在他们眼里,李现和普通“卖命”的演员还有几分不同。

  拍摄《南方有乔木》的时候,是李现第一次和林妍导演合作。她对李现最深刻的印象不是拍军营戏时,李现带着伤口在泥水里爬行,而是——“现在认真写演员阐述的人非常少,李现是一个。”

  在林妍的印象中,李现拍戏的时候有一个黑皮小本,里面全是自己手写的对角色的感悟。“台词都在他的脑子里,他从来不迟到、从来不早退。”就是这些很小的细节,打动了林妍,让她觉得李现以后会成为一个好演员。

  和《恋曲1980》导演梅峰合作的时候,李现总会认真看自己的每一条回放,一边在摄像机后面自己琢磨,一边问梅峰——“梅老师,这里我是不是用另一种方式更好?”

  李现的勤奋能弥补演技上的“笨拙”,可是却左右不了运气的干扰——“三分努力,六分运气,还有一分靠贵人扶持。我就算努力满了,六合刘伯温有贵人扶持,也不过才4分”。

  2015年,李现的重新出现,在很多人眼里可能只不过是来自三线演员的自我挣扎。

  从陈晓旁边的的室友“谢训”演到井柏然身边的室友“于半珊”,再演到张若昀身边的刑警好友“林涛”……虽然有了几部说得上来的作品,但是充当绿叶衬托的李现,还是没能让多少人记住自己的名字。

  尽管《河神》的播出给他带来了一小波热度,很多媒体开始用“走红”来定义这个出道6年的高起点演员。但那之后的李现,生活上其实没有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在外界“被封杀”传言四起的时候,李现有一次健完身被跟拍,随便在路上扫了辆共享电动车的他,和狗仔亲切打了招呼,却被报道成——《曾经爆红的李现,如今却只靠电动车出行》。

  在被营销号说“糊”的那段日子,他又重新回到了“李现”,去感受接地气的生活——不洗头戴着帽子,穿着大裤衩、拖鞋,继续在菜市场周围闲逛。

  他的性格里,确实有不适合成为流量明星的部分。在表演老师詹昊辰的印象中,李现是个拍戏后只想独处,不太愿意去与外界接触的人。作为演员,李现不是很在意拍什么样的剧更吸粉,只关心自己永远不想重复同一类型的角色;至于流量明星那一套宠粉营业,拍戏后几乎隐身的他更是搞不来。

  但可以确定的是,如果一开始没有感受过分岔路口的矛盾和纠结,没有经历过命运的起起落落,没有体会过娱乐圈的人情冷暖——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17香港挂牌正版彩图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